Chinese 煙斗能展露一個輝煌的瞬間嗎?

Chinese 煙斗能展露一個輝煌的瞬間嗎?

CHINESE MAIN Special-Moment-pipes-Chinese-Main copy

 

煙斗能展露一個輝煌的瞬間嗎?

在每一種藝術形式當中都存在著一個高檔的舞台,以特別的方式獲取著我們的目光。如同其他藝術領域一般,這是一個特別優秀的「高品質」的煙斗世界——我們必須意識到這點。

在這個真正美麗工藝的特殊世界的深處,是一個全新的境界,一個特別出色的工藝。那些罕見的作品首先獲取我們注意力的是那些特別的方式,但接著還添加了「更多」不同的東西在其上。

我將這些「特殊的時刻」稱作煙斗。它們獲取了一些額外特別的東西。

A Special Pipe, made by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So interesting, it could fit inside a Modern Art Museum

A Special Pipe, made by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So interesting, it could fit inside a Modern Art Museum

當煙斗剛開始發展的時候,煙斗的製造者並不知道他們會製造出什麼來…大部分的時候他們是完全沒有計畫的——絕大部分的時候。

製作時的概念和規劃總是有的。但最後做出來的卻總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這些煙斗之所以精美是因為這是成流行的想法當中的第一個版本;這些煙斗之所以精美是因為他們在其中純粹的美麗。這些煙斗傑出的原因各不相同。

無庸置疑的,這些煙斗是非常幸運的。

A Special Pipe by Chris Asteriou. Full straight grain on a very round Cutty shape.

A Special Pipe by Chris Asteriou. Full straight grain on a very round Cutty shape.

很多在設計時十分卓悅的想法成形後卻是慘不忍睹。有時候製造者必須嘗試數十次才可以成功製造出來。

 

常常這些「一時之選的煙斗們」都有個有趣的小故事。

– 像是製造者發現荊棘塊有缺陷,所以只好朝一個全新未計劃的方向進行製作。

– 反過來也可能是因為這荊棘塊實在太完美了,他的線條引導著製作者的雙手不朝其他方向進行製作。

-也可能這是製作者第五次嘗試一個特別的造型,而這次的一個特別的時刻裡,這製作者手偶然一扭,之前一直在想或是曾經存在於心裡印象的一個新想法就終於自己跑了出來。

-又或者煙斗的這造者並不知道最後會做出什麼來,因為他在整個製作的過程中都是即興創作的。

這些在煙斗背後的有趣故事讓這些煙斗變得更加的特別。

 

他們總是在那裡等著我們去觀賞——這些「特別時刻」的作品們。

 

「特別時刻」可能在任何的造型大小上出現。

 

Yeti的Micah Cryder製作了這個Dublin煙斗。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它開發、綻放,完美展現出一個荊棘的成長之美。
Screen Shot 2016-08-01 at 9.02.34 PM
我曾經看過這個造型前幾次製作出來的樣子。Micah Cryder清楚的看到了些深層的東西,以至於這個版本的作品是那麼的傑出不凡。在這個煙斗上面我們可以看到造型後面非常多的巧思。我不知道Micah在之前究竟可以看出多少作品完成後的樣子,但這個作品絕對是設計過的,並沒有很多的運氣成份在其中。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當我們鳥瞰時這像碗一般的深礁內部塗層是值得一看的。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每一個火焰的紋路都讓這個煙斗表現出了更多的意境。

這隻煙斗的一切都互相配合得非常好,完全地和諧一致,是個獨一無二的作品。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Micah Cryder of Yeti Pipe, Flowering Dublin

Gracik與Grechukin的哈比人腳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一個奇異的作品。參照魔界裡的大腳角色的完美命名。突起部分較厚的那一層看起來像是哈比人髒腳的底部。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令人舒服的造型優雅的刻畫在這塊煙斗上。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紋路深刻而精美。而在我看來,令這個煙斗更加特別的部分是其竹製的斗柄足部。這柄足完美的大小厚度良好的配合煙斗其餘的部分。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Vladimir Grechukin & Jeff Gracik, Collaboration Pipe, The Hobbits Foot.

一個實實在在且獨特的斗柄足部,是我所見過最有趣的煙斗柄。

Chris Asteriou取自Cutty的現代經典

Chris Asteriou, Modern Classic, Straight Grain Cutty

Chris Asteriou, Modern Classic, Straight Grain Cutty

他提到他有一段時間一直不能讓做出來的煙斗和他的構想相同。

Chris Asteriou, Modern Classic, Straight Grain Cutty

Chris Asteriou, Modern Classic, Straight Grain Cutty

的確是個令人棘手的作品。他非常精美把紋路略微傾斜的刻畫在煙斗上。

Chris Asteriou, Modern Classic, Straight Grain Cutty

Chris Asteriou, Modern Classic, Straight Grain Cutty

這豪不簡單的造型當然也是難以實行製作的。他靠著幸運得到的好材料和他的好手藝完成了這個作品。

 

我喜歡我那1926年的Dunhill曲形檯球專利煙斗。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這煙斗製造的時間是在Alfred Dunill有限公司開始探索並了解在煙斗上噴砂並使荊棘環紋突出的精髓時。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你可以在最終成品上看到這作品缺乏經驗與系統。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看起來一團糟,像是個災難。雖然我覺得這是美麗的。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1926 Patent Dunhill Bent Billiard, Dunhill artisans practicing & learning the art of the sandblasted pipe.

一個獨特時期中的特例。

這種煙斗在各種造型大小上都有,你常常看得到。

當你看到一個特殊的造型,你可能必須再三的賞玩它。但如果你在裡面看到了什麼特別的東西的話…..買就對了!

你會慶幸你有將它買下的。

冷靜抽煙

ENJOY SOME FANTASTIC PICS & MORE COMMENTARY.
FOLLOW ME ON INSTAGRAM

Instagram

Copyright © 2016. TobaccoDa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inting is allowed with permission.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